喜欢看到你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带给我的触动

喜欢看到你如同看一副千年不变的水墨烟雨缥缈落花人独立

今天跑步的时候,无意间,拿着手机放了一首歌《水手》,可能是听到了太多的情怀想起了太多的过往,平时跑三四公里都觉得吃力的我,尽然一口气跑完了8公里。

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 1

喜欢看到你看那一路风雨风雨中飘摇着的是你丁香般绽放着的身影我想着看着梦着你啊在时时刻刻的和我相遇在千万的时空中穿梭在岁月的长河中独舞

回来翻了一下这首歌的歌词,确实,我知道它为什么能那么支撑我了。

来源于网络(最爱的动漫人物)

是我的梦或者是我的生也许那将是千古不变的一段故事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

文/冰竹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很多时候,一个人,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披荆斩棘的过程中弄得伤痕累累,没关系,告诉自己,要坚强,打破牙,和血吞!某段旅程,心里想着父母就是自己的希望,家就是自己拼搏的动力。某段旅程,一回头,竟看到父母都有些置疑自己的神情,那份追求梦想的希望和信心瞬间被撕得粉碎。

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小时候,也是喜欢一个人,喜欢把一切都往自己的日记本里放,总觉得那个一直背在身上的小本本才是自己存在的世界。不敢跟别人说,怕被不理解,怕被嘲笑,也怕说出来那个世界就不是自己的了。我想一直守着那个世界,保护它,就像小王子保护他的花一样。它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初听郑智化《水手》,是在一场振奋人心的励志演讲中。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演讲者激情澎湃地演讲,加上励志的歌曲,带动了现场的气氛,让在场所有的观众,都参与到了现场的活动中。

总是很羡慕那些真正勇敢的人,不喜欢自己弱弱的样子,我告诉自己,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变得很强大,早晚有一天,我会的。

一场演讲过后,不少人又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

也许是因为年少,也许是对大海的向往,也许是对生活的无奈,也许是需要坚强的理由。

因为有梦想啊,因为可以为了理想而努力啊,一个人的时候,那些泪水,那些迷茫和困惑,那些痛又算的了什么。看到了理想的光,便朝着那个光的方向走去。

当听了几次这首歌后,便深深地喜欢上了。

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每次遇到喜欢的歌,便会惯性地无限制地进行单曲循环的模式,哪怕自己听腻了,也依旧会单曲循环下去。

慢慢的,生命里支撑自己已经是自己塑造给自己的,因为那些外在得东西,都不长远,都不稳定,它们变了,自己也要跟着破碎吗?不,支撑自己的是信仰,是自己一步步建立的,是自己的汗水和泪水塑造的,谁都拿不走,谁都破坏不了。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

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年少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玩,特别羡慕电视上那些在海边沙滩上玩耍的小孩子。

哎!生活总有无奈,总会有不尽人意的时候!

在海边沙滩,可以玩水,挖地洞,筑城堡;也可以什么都不做,静静地看海,想象着海的另一边的世界。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然而在深山中的我,只能靠想象,才能看到歌中的唯美画面。

起起伏伏,人总有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信仰,前一个信仰倒下,后一个信仰站起来。相信不尽人意的生活只是暂时的,鼓起勇气,找回自己的满腔热血,继续前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

为什么

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的呼吸

也许在海边成长的孩子,都会认为水手是见过大世面的英雄,总是崇拜着他们。

只有在独处的时候,在思考的时候,还感觉自己活着,自己在对物种的定义上是个人,但又不想仅仅是像人那么活着。

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影响着年少的孩子们,从而安慰了被人欺负的少年。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

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的忽略了

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就想追求自由啊,就是想活出自己啊,就是想实现梦想啊。那么像一个朝圣者那么虔诚的走下去就好,那些泪算什么,那些痛算什么!

有梦的少年,为了追逐梦想,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父母,在他乡努力奋斗,最终也和生活妥协了。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睡觉需要靠酒精的麻醉,在睡梦中,仿佛听到了水手当年说的话,又被唤醒了梦想,开始了新的追梦之路。

也许是年少便懂得了歌中的人生百态,希望以此激励自己过不一样的人生,喜欢上了这首歌。

然而戏剧性的是,前任的职业便是水手。

当同学知道前任是水手后,每当听这首歌,便被取笑是不是要给他唱这首歌。

同学不提,还没注意两者有所关联。

后来,分开之后,一度不想听这首与前任有联系的歌曲。

直到最近,突然有所感悟,明明是先喜欢上歌曲,为何要因为一个人,不喜欢了呢?


3652天文字之旅的第7天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