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艺术城市将会去往何方,柏林博物馆岛馆内部分藏品

第1天
2014-01-06

Day 24 柏林市区精华游

图片 1

国家艺术画廊,现称老国家艺术画廊,建于1867年至1876年,同样由Stüler设计,由JohannHeinrichStrack完成。最初意在建造一个“科学家的殿堂”,建成之后却成为德国十九世纪绘画的收藏馆。建筑外层带有高大、宽阔的阶梯,和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骑马铜像。整个建筑于五十年代被重新修建。自1997年起再次得到重修。这座雄伟的博物馆中陈列着来自19世纪法国大革命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艺术品,从古典主义到分离主义。最无以伦比的是陈列品与博物馆建筑整体的完美融合:整座建筑于1867到1876年间在HeinrichStrack的带领下由AugustStüler设计完工。如今,这里陈列着来自那个世纪的最精美绝伦的一批油画和雕塑作品。因此,在这座建筑里转上一圈可以说就饱览了一场19世纪艺术和建筑精髓的视觉盛宴。博物馆联票:购买博物馆联票,你可连续三天参观柏林50多家博物馆和收藏馆。其中包括世界著名的柏林国家博物馆,及普鲁士文化基金会所属的佩加蒙博物馆,埃及博物馆,国家艺术画廊等,此外还包括柏林博物馆基金会的博物馆,德国科技博物馆,桥社博物馆等。票价:成人票每人19欧元。

路线:Alexanderplatz 亚历山大广场及其周边-博物馆岛
Museumsinsel-德国历史博物馆 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DHM-Bebelplatz 倍倍尔广场及其周边-御林广场 Gendarmenmarkt
-查理检查哨 Checkpoint Charlie及其周边

中国艺术家周啸虎在柏林地标查理检查站进行的行为作品《有限冒犯》(2014)

博物馆岛 图片 2

在说完路线的时候,我也想说一下关于申根签证和旅游安全方面的问题;

柏林,继巴黎和纽约之后成为艺术家聚居目的地之一,城中工作和居住着超过2.5万名艺术家,包括时下当代艺术圈最活跃的艺术家:阿里琪娅克瓦达(Alicja
Kwade)、傅丹(Danh Vo)、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提诺赛格尔(Tino
Sehgal)柏林拥有175座美术馆,450多家画廊代理着全世界超过6000名艺术家的作品,这里有夏洛滕堡区超过30年资质的老牌画廊,也有聚集在波茨坦广场一带和毗邻博物馆岛米特区实力雄厚的当代艺术画廊。前东西柏林交界处的查理检查站的真空地带更是吸引了如Veneklasen
Werner和Carlier |
Gebauer这样的画廊辟出500多平方米的巨大展示空间。东南片的克罗兹贝格区(Kreuzberg)分布着艺术家驻留地和非营利的项目空间。更多私人藏家和基金会则低调地选址在零星分布全市、闹中取静的历史建筑中。柏林何以在近十年一跃成为当代艺术最有活力的舞台?

博物馆岛

首先办理任何欧洲申根签证,都必须提供满足3万欧元医疗意外保额的保险单;

柏林何以为柏林

图片 3

其次,在国外万一遇到事情,买了保险后,可以放心很多;万一有任何事情发生,也可以快速理赔;

相较于纽约、巴黎和伦敦,柏林的生活成本和租金低廉得多。一间30平方米的工作室月租金大约350欧元(约合人民币2500元),其他生活开销更是在北京、上海等国内一线城市之下。1989年柏林墙倒后,为了复兴当地经济,柏林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比如,居住在废弃的住宅超过一定年限便可得到长期使用权,这吸引了很多艺术家和机构。KW当代艺术中心(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原来是一座黄油厂,而对面的Michael
Fuchs画廊前身是一所犹太人女子学校;广告业巨子博罗斯(Boros)买下二战防空洞建立了私人收藏馆(Sammlung
Boros)、知名画廊主约翰科尼西把教堂改建成了科尼西画廊(Galerie
Knig)的展示空间、而来自伦敦的画廊Blain |
Southern的原址是柏林的一家印刷厂。其次,交通便利也是一大考量,从地理位置来看,柏林地处西欧最东,东欧最西。放眼全球,随着亚洲和南美艺术市场的兴起,从这里去香港、圣保罗和去纽约的飞行时间差不多。

博物馆岛

这次欧洲旅行,我选的安联申根险,首先如果拒签,可以拿着拒签单获得理赔(当然是不希望用到这个功能);

以防空洞改建而成的博罗斯收藏馆(左)及它的创始人,广告业巨子博罗斯(右)

图片 4

另外在医疗、个人财物、旅行延误都是有保障的,而且价格很合算,去申根国很合适。

追根溯源,柏林的城市肌理上书写着满满的历史,脉络中则流淌着变革的血液。从18世纪初至今,它曾是普鲁士王国、德意志帝国和纳粹第三帝国的首都,巴洛克和新古典主义建筑林立于市中心;1920年代短暂的魏玛共和国期间,柏林的文艺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新即物主义、包豪斯、桥社;二战后一城两国的东西柏林一度展开现代主义建筑竞赛。新与旧汇聚一座城,尤其是统一后的近10至15年以来,城市本身不论是从历史角度还是审美角度来看,已经成为艺术创作的最佳素材。

博物馆岛

第一站:Alexanderplatz 亚历山大广场及其周边

柏林成为很多艺术家工作室的首选。因为在这里,空间不单是物理性的存在,更包含着历史的厚重语境;当代艺术的创作、展现和再现更应是一场与不同时空的对话。透纳奖获得者、工作生活于柏林的道格拉斯戈登(Douglas
Gordon)说:这座城市的历史不单停留于某座桥或纪念碑,而是渗透到了每个角落,氤氲在空气中,变革在看得见的历史中发生,艺术正是在这种条件下孕育。

图片 5

交通指引:Alexanderplatz U-Bahn、S-Bahn

艺术和先锋精神更像是柏林的城市基因,而不是附着于资本上的筹码。这种文化身份会吸引有抱负的艺术家、策展人、学者、画廊、藏家和基金会,使柏林艺术生态圈的活力得以延续,个性得以保留。

博物馆岛

电视塔Fernsehturm

作为近年来最受欢迎的艺术家聚居目的地,柏林拥有:

图片 6

图片 7

超过2.5万名艺术家

博物馆岛

去过柏林的人一定都看见过电视塔,没人会忽视它的存在。这也难怪,因为368米高的电视塔柏林的最高建筑。电视塔建成于1969年10月3日,那是在前民主德国成立20周年纪念日不久之前。电视塔的建成当时标志着东德有着更好的未来。如今东德已成过去之后,电视塔还巍然耸立着,并已成为整个德国的著名景点。每年有来自多达86个国家的一百多万的游客登塔观光。在塔上有360度观光餐厅可以就餐。从塔上200多米高的观景层眺望柏林,不管是位于近处的柏林大教堂、议会大厦还是远处的奥林匹克运动场都会尽收眼底。从塔上下来,有柏林旅游局的旅游信息服务中心,可以购买明信片、T恤衫等电视塔及柏林旅游纪念品。

逾40个新展于画廊周期间开幕

图片 8

柏林市政厅Berliner Rathaus

175座美术馆

博物馆岛

图片 9

200多个非营利项目空间

图片 10

柏林市政厅以它突出而醒目的正立面成为柏林的地标之一。“红色市政厅”之名则来自于市政厅的建筑材料——红色的砖块。1861年到1869年,柏林市政厅根据Hermann
Waesemann的设计建造而成,距今已有140多年的历史。这座意大利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拥有三个庭院,无数圆形的拱门以及中间74米高的宏伟钟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柏林市政厅遭到了严重的损坏,但战后马上就得到了重建。在柏林被分为东西两部分的时期,这里以及周围的亚历山大广场都位于东柏林一侧。东柏林市政府就在这里办公,而西柏林市政府则选择了舍内贝格市政厅。从1991起,红色市政厅再次成为统一后柏林市政府的所在地,市长的办公室也自然在那里。在市政厅里有几间房间值得去参观:徽章厅(里面挂有柏林市及每个区的徽章)是用来接待重要的客人们;大宴会厅则是各种庆典的举行之地,比如招待会和各自仪式;最漂亮的要数9米高的圆柱厅,内有橘黄色的穹窿顶和大量古典的半身塑像,这里曾经是市政厅里的图书馆,现在圆柱厅则经常举行各种展览。在三楼的走廊里,挂有所有被授予柏林荣誉市民的人的肖像画,那些画由Rolf
Dübner所绘制。

450多家画廊

博物馆岛

圣母教堂

从北京到柏林

图片 11

图片 12

上世纪的80-90年代,已名声在外的华人艺术家,如秦玉芬、朱金石和孟煌选择定居柏林,而如今这里的集群效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华人艺术家和画廊前来。柏林华人艺术家驻留项目候鸟计划(Migrant
Birds)的负责人卢玫非常看好柏林,因其历史造就了文化多元性和包容性,柏林是一个能不断产生新话题,新对话的地方,同时,多元环境也伴随着自身文化观与身份的消解和再认识,这个过程对当代艺术生产很重要。

博物馆岛

圣母教堂,是德国首都柏林市中心米特区的一座教堂,位于卡尔-李卜克内西大街,靠近亚历山大广场。其创建年代不详,首次在文献中提及是在1292年。原来这是一座天主教堂,宗教改革后成为新教教堂。
圣母教堂是柏林-勃兰登堡-西里西亚上卢萨蒂亚福音教会的主教座堂,和柏林大教堂联合监督福音教会的所有成员。

柏林华人艺术家驻留项目候鸟计划开幕现场

图片 13

图片 14

八种可能路径艺术在北京展览中展出了方璐的影像作品

博物馆岛

海神雕像

研究中国艺术30余年的施岸笛(Andreas
Schmid)则鼓励已经有一定实力和影响力的中国画廊来柏林开设分支,因为在德国,渴望更多中国艺术家的受众群始终存在。2014年,施岸笛曾联合艾墨思(Thomas
Eller)和郭晓彦在柏林策划了八种可能路径艺术在北京(Die 8 der
Wege)的展览,集中展现了中国80后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并配合在柏林艺术大学举办了一系列有关中国当代艺术的研讨会。

图片 15

第二站:博物馆岛 Museumsinsel

这场展览也引起了德国戴姆勒艺术基金会(Daimler Art
Collection)的关注,该基金会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致力于全球优秀艺术品的永久收藏。截至2016年年底,戴姆勒艺术基金会将购进包括邱志杰、杨福东、张培力、刘鼎、徐震、关小等20多位艺术家的40余件颇具代表性的作品,并计划举办世界巡展。柏林艺术周期间,基金会还举办了曹斐的新书《I
watch that worlds pass
by》发布会。据基金会策展人RenateWiehager博士介绍,戴姆勒10%的利润来自重要的海外市场中国,中国当代艺术可作为透视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的一个切入口。而在场的德国观众则对西方思潮如何影响中国当代艺术生产更感兴趣。获DAAD艺术奖学金来柏林驻留一年的艺术家周啸虎则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在德国要避免标签化,中国人不能老聚在一起谈论中国人的事情,应该多利用这里的资源和国外艺术家开展对话。

博物馆岛

洪堡盒子 Humboldt-Box

另外,部分华人艺术家将这里作为重要的驻留地,如新近把工作室迁往柏林的何翔宇看中这儿的地理优势,以及材料、人力的性价比;受宝马和霍夫曼基金会邀请在柏林短期驻留创作的方璐则欣赏这里相对自由的节奏和丰富的基金会项目。

图片 16

图片 17

戴姆勒基金会展览从一首诗到日落现场的中国艺术家关小的作品

博物馆岛

这个盒子是临时性的,建在城市宫殿开建的工地旁边。当初因其不小争议,很多人质疑没有必要花这么多钱建这样一个临时性的东西。

资本入驻,延续活力还是扼杀创意?

图片 18

柏林大教堂Berliner Dom

既无发达的金融系统支撑运作,也无藏家财团汇聚的柏林怎样在资本逐利的艺术生态圈自我造血,独树一帜?2005年起,由知名柏林画廊Esther
Schipper、
Neugerriemschneider等自发组织的画廊周每年5月吸引了德国乃至全世界的藏家,成功运作的抱团模式让其他城市纷纷效仿;去年起,资深画廊主克里斯蒂安雅姆舍克(Kristian
Jarmuschek)组织起了与柏林艺术周同期举办的POSITIONS柏林艺术博览会,每个展位15平方米,仅限4件作品,明码标价affordable
art(买得起的艺术品),旨在吸引潜力巨大的中产阶层藏家把资本带到柏林。

博物馆岛

图片 19

柏林艺术生态圈的多元化和国际化有利于竞争,但在拉动创意产业和旅游业、吸引藏家的同时也让这里的房价水涨船高。艺术周期间,濒危工作室空间联盟(Alliance
of Endangered Studio
Spaces)聚集东柏林亚历山大广场抗议租金上涨和开发商收购土地,呼吁政府为艺术家开放更多的废弃楼房,给予政策优惠。而私有化的艺术家驻留计划也在市场利益的驱使下改变着,位于Kreuzberg区的GlogauAIR项目由来自西班牙的艺术家Chema
Alvargonzlez创立,因为受限于遗嘱条约限制,该处房产只可用于艺术项目,遗产继承人计划在明年将工作室租金上涨五成,同时也在思考如何引入更具市场化潜力的艺术家,吸引藏家和机构观摩开放工作室(Open
Studios)。

图片 20

这座带有硕大穹顶的柏林基督教大教堂是德国首都吸引游客的一块磁石。它位于博物馆岛的北部,其前身建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世纪。19世纪时,位居其旁边柏林宫殿的霍亨索伦王室认为,当时简陋的申克尔教堂已经不符合代表其王朝的要求。因此在威廉四世国王的促使下,决定建一座华丽辉煌的大教堂。这座宫廷教堂于1894年奠基,1905年竣工。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它遭到了严重的毁坏,直到1975年东德才开始它的修复工作。两德统一四年以后,也就是在1993年,修复工作才最终完成。大教堂里值得参观的有令人难忘的穹顶、洗礼教堂、皇室楼梯间、存放四个世纪以来近百具棺木的霍恩索伦墓室、教堂博物馆以及可以眺望柏林中心的穹顶回廊。

一些艺术家已经开始行动,搬到了当代艺术正在起步,房价更低的古老城市伊斯坦布尔。而一些不那么容易搬迁的活跃的草根级项目空间则面临更严峻的租金和运营的压力,不得不打游击战般迁徙。柏林市政府文化厅每年拨给7个最有潜力的项目空间3万欧元如杯水车薪,在柏林,这样的非营利项目空间大约有200多个。普罗大众空间(General
Public)在与房东谈判破裂后,不得不在去年年中撤离位于新兴的年轻艺术区Prenzlauer
Berg已有9年之久,举办了400多场展览和活动的驻地。负责人之一玛丽-约奥体兰纳(Marie-Jo
Ourtilane)说:非营利项目空间对于艺术市场来说与画廊和博物馆同等重要,因为在那儿你可以不受市场左右地尝试一切。如果政府不重视的话,很快柏林就会和其他城市一样无聊。

博物馆岛

老博物馆(Altes Museum)

图片 21

图片 22

博物馆岛

老博物馆在1823到1830年间由Karl Friedrich
Schenkel设计建设,是古典主义最重要的建筑之一。这里常年举办“老博物馆中的新古典艺术”展(带皇家黄金宝库的作品集),囊括了出自古希腊罗马时期的艺术和雕塑作品。重新翻修的主楼里陈列着石塑雕像、铜合金制成的塑像、雕饰花纹、花瓶以及出自古希腊时期的黄金饰品和银器。凯撒大帝、克丽奥佩特拉的画像、豪华石棺、马赛克图案、湿壁画以及埃及木乃伊像则让人联想起古罗马时期。而馆内收藏的精髓,也就是伊特拉斯坎艺术作品,则只有在整座建筑整体翻修完工后参观者才有机会一睹其风采。

图片 23

博德博物馆(Bode-Museum)

博物馆岛

图片 24

图片 25

从2006年10月开始,博物馆岛上的博德博物馆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公众面前。博物馆主体为醒目的三翼结构,位于博物馆岛的最北角,紧邻施普雷河,看上去就如同一艘破水而出的大船。博物馆里有三个国际级别的藏品系列在静候参观者:雕塑系列(从中世纪早期到18世纪前期的塑像)、拜占庭艺术博物馆(公元3世纪到15世纪期间西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艺术)和钱币陈列廊。此外这里还有一个儿童艺术画廊。拜占庭艺术博物馆的亮点有来自罗马的古希腊罗马晚期的石棺和石棺残片、东罗马时期的雕塑品以及昂贵的象牙雕刻品和出自拜占庭宫廷艺术的马赛克圣像。在钱币陈列室的大量藏品中,参观者能找到古希腊罗马时期的钱币、伊斯兰东方风格的钱币和来自欧洲中世纪的硬币。雕塑藏品系列会带领游客经历一场从中世纪早期到18世纪初期的造型艺术之旅,而在儿童艺术画廊,年纪最小的参观者则能依照自己内心的渴望去亲自体验博物馆各种不同的主题。

博物馆岛

新博物馆(Neues Museum)

图片 26

图片 27

博物馆岛

经由明星建筑师David
Chipperfield大师级手笔重新打造,新博物馆于2009年10月对公众重新开放。博物馆里陈列着埃及博物馆的珍宝、纸莎草艺术系列连同原始社会时期和古代博物馆展品以及部分古希腊罗马时期的艺术品,陈列方式新颖,让游客情不自禁地想要探究人类历史的根源。参观者能亲自体验历经千年的古代历史,从远东到亚特兰大、从北非到斯堪的纳维亚。欧亚史前文化和古代文化从旧石器时代到中世纪盛期的发展历史在这里得到展示,展示范围之广、陈列品数量之多,都是从前的规模所不能企及的。像纳夫蒂蒂半身塑像、埃及博物馆的阿玛纳艺术品系列以及纸莎草藏品这样的传奇性考古珍品和原始社会时期和古代博物馆世界闻名的陈列品,比如Le
Moustier发现的尼安德特人颅骨,还有海恩里希?施里曼发现的特洛伊古代文物,共同勾画了一幅无以伦比的人类历史早期全景画卷。当然,建筑物本身也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它于1841到1859年间由Friedrich
August Stüler设计建造;2003年起在英国建筑师David
Chipperfield的带领下经历重建,使博物馆主体融入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建筑语言。如此一来,Stüler式古典主义晚期的繁密风格和Chipperfield严谨的结构元素就形成了耐人品味的对比。

图片 28

老国家艺术画廊(Alte Nationalgalerie)

博物馆岛

图片 29

图片 30

这座雄伟的博物馆中陈列着来自19世纪法国大革命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艺术品,从古典主义到分离主义。最无以伦比的是陈列品与博物馆建筑整体的完美融合:整座建筑于1867到1876年间在Heinrich
Strack的带领下由August
Stüler设计完工。如今,这里陈列着来自那个世纪的最精美绝伦的一批油画和雕塑作品。因此,在这座建筑里转上一圈可以说就饱览了一场19世纪艺术和建筑精髓的视觉盛宴。

博物馆岛

佩加蒙博物馆(Pergamonmuseum)

图片 31

图片 32

博物馆岛

诸多珍贵的古希腊罗马时期艺术珍品让柏林参观频率最高的博物馆大放异彩,其中就有考古建筑群的雄伟重建品——佩加蒙的宙斯祭坛、米勒特的罗马式集市大门、巴比伦城门大道的伊撒塔神门和姆沙塔浮雕立面。这座雄伟的博物馆建筑内容纳着三座博物馆:带有建筑礼堂和雕塑陈列的古希腊罗马艺术品博物馆;亚洲前期博物馆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此外,古希腊罗马钱币艺术宝库也于自2009年10月起再次对外开放,展出了来自钱币陈列室的部分钱币。在所谓的“博物馆岛大师计划”的框架内,佩加蒙博物馆开始了逐步修缮工作。此外,它还将和老博物馆、新博物馆以及博德博物馆一道组成
“考古学林荫道”,让参观者能在这个考古珍品宝库中自由漫步。

图片 33

第三站:德国历史博物馆 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DHM

博物馆岛

图片 34

图片 35

德国历史博物馆成立于1987年,由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和柏林市长迪普根创建于柏林建城750周年之际。它设在柏林中心的菩提树下大街最古老的建筑柏林军械库。
2004年,由贝聿铭设计的博物馆新翼完成。2006年,军械库建筑修复后,永久展览对公众开放,主题为“两千年德国历史的图像和见证”。

博物馆岛

沿着菩提树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前行,就是新岗哨Neue Wache

图片 36

图片 37

博物馆岛

新岗哨,现又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争与暴政牺牲者纪念馆”。位于德国柏林市菩提树下大街北侧。由卡尔·弗里德里希·申克尔所建造,始建于1816年,为一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1818年完工,最早曾作为普鲁士王储所属部队的岗哨,自1931年开始作为纪念馆使用。

图片 38

在新岗哨Neue Wache西边就是德国柏林洪堡大学

博物馆岛

柏林洪堡大学 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

图片 39

图片 40

博物馆岛

柏林洪堡大學(德語: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HU
Berlin),是德國首都柏林最古老的大學,於1809年由普魯士教育改革者及語言學家威廉·馮·洪堡及弟弟亚历山大·冯·洪堡所創立,是第一所新制的大學,拥有十分辉煌的历史,對於歐洲乃至於全世界的影響都相當深遠,該校後因二戰緣故,而與柏林自由大學誕生關聯密切。柏林洪堡大学2012年6月入选为11所德国“精英大学”之一。

图片 41

第四站:Bebelplatz 倍倍尔广场及其周边

博物馆岛

倍倍尔广场是德国首都柏林市中心区的一个广场。该广场位于菩提树下大街这条东西向横贯市中心的主干道南侧,其东侧是柏林国家歌剧院,西侧是洪堡大学,南侧是柏林最古老的天主教教堂,圣黑德维希主教座堂。该广场得名于19世纪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奥古斯都·倍倍尔。

图片 42

图片 43

博物馆岛

洪堡大学建筑

图片 44

图片 45

博物馆岛

Memorial to May 10, 1933 Nazi Book Burning

图片 46

倍倍尔广场闻名于世的是1933年5月10日,褐衫队和希特勒青年团的成员,受到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的鼓动,在此举行焚书仪式。纳粹烧毁了大约20,000本书籍,其中包括托马斯·曼、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海因里希·海涅、卡尔·马克思和其他许多人的著作。

博物馆岛

第五站:御林广场 Gendarmenmarkt

图片 47

法兰西大教堂

博物馆岛

图片 48

图片 49

法兰西大教堂建于1701年至1705年,由Jean Louis
Cayart设计,为从法国逃迁到柏林的胡格诺派教徒所建造。在1786年御林广场的改扩建工程中,教堂按Carl
von Gontard及Georg Christian
Unger的设计,被加上了一个醒目的塔顶。二战中大教堂被严重损毁,于1977年修复重建。德意志大教堂

博物馆岛

图片 50

图片 51

法兰西大教堂对面的德意志大教堂建于1701年至1708年,由Martin
Grünberg设计,Giovanni Simonetti建造。1780年至1785年期间由Carl von
Gontard设计,在教堂上加建了圆顶。二战中,大教堂被摧毁。1996年10月2日,经过大规模修缮的德意志大教堂重新对外开放。

博物馆岛

图片 52

图片 53

由朗汉斯(Karl Gotthard
Langhans)于1800年至1802年在这里建造的国家剧院,彻底毁于1817年的一场大火。建筑师申克尔(K.F.
Schinkel)在剧院废墟原址上进行新建,将原有建筑的残余部分融入了新的建筑之中,再在建筑中间部分加高、加宽,顶部配以山墙。在二次大战期间被毁之后,最初阶段只是被保护了起来,系统地修复工作直到1979年才开始进行。朗汉斯和申克尔都是普鲁士历史上著名建筑设计师。德国标志性建筑勃兰登堡门的设计就出自朗汉斯之手,而申克尔在柏林和波茨坦留下的教堂和宫殿等建筑更是数不胜数,其中就包括在博物馆岛上的老博物馆。

博物馆岛

第六站:查理检查哨 Checkpoint Charlie及其周边

图片 54

图片 55

博物馆岛

查理检查哨,位于柏林市中心的腓特烈大街上,是冷战时期柏林墙边东德与西柏林进出的一个检查点。该检查站通常为盟军人员和外交官使用。从这个检查哨往北去,即进入民主德国的首都东柏林,反之往南则是进入联邦德国的西柏林。柏林墙拆除后,此检查哨一度被拆除,而后又被复建,成为柏林旅游的重要景点。

图片 56

Museum Haus am Checkpoint Charlie

博物馆岛

图片 57

博物馆展示了历年来东德难民各种脱逃的手法:藏身于小小的后车厢、前车座,或是索性在车外装上厚钢板冲过去,于是各种改造车纷纷出笼,东柏林自制滑翔翼、热汽球从空中飞越,或是伪造证件想尽办法瞒骗,也许这些方法在我们看来是可笑的,但对于渴望自由的人来说是唯一的希望。馆中还有许多画家和涂鸭艺术家们对柏林围墙的控诉,在此还有一间展示间,记录了甘地与华勒沙为了争取和平与人权的历史过程。看着馆外一摊摊贩卖着所谓的「柏林围墙残砖」和一些来自东欧军用品的小贩,无怪乎资本主义最后终究还是战胜了社会主义。

恐怖地形图Topographie des Terrors

图片 58

恐怖地形图(德语:Topographie des
Terrors)是德国首都柏林的一座户外博物馆,位于尼德尔克尔新纳大街,从前的阿布雷契王子大街(Prinz-Albrecht-Strasse),位于纳粹德国时期(1933年至1945年)主要的镇压机构盖世太保和党卫军总部的建筑遗址上。

盖世太保和党卫军总部所在的建筑在1945年初盟军轰炸中受损严重,战后拆除了废墟。美国和苏联占领区的边界沿着阿布雷契亲王大街,因此这条街很快变成了森严的边界,沿着街的南侧修筑了柏林墙,更名为尼德尔克尔新纳大街,从1961年至1989年。毗邻恐怖地形图的这一段柏林墙没有拆除,在现存的柏林墙遗址中,长度仅次于腓特烈斯海因的东边画廊。

1987年举行了第一次展览,作为柏林建城750周年庆典的一部分。在盖世太保总部的地下室,曾有许多政治犯被拷打和处决,被发现和挖掘出来。于是此处变为露天纪念馆和博物馆,但是搭起了顶棚,详细介绍了纳粹的镇压历史。挖掘与东德研究人员合作,1989年在此处和东德举行了联合展览。

图片 59

1992年,两德统一2年后,成立了保护遗址的基金会,次年,它发起了永久性博物馆的建筑设计竞赛。建筑师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的设计被选中。然而在建成混凝土核心部分后由于资金问题而停建。大约10年后,最终于2004年拆除。新的建物于2010年完成。

博物馆的另一部分描述纽伦堡审判,幸存的纳粹头目因战争罪行和危害人类罪受审,其中11人判处死刑。按下按钮,游客能听到部分审判的录音,包括被告和盟军检察官的声音。

第七站:East Side Gallery 东边画廊

交通指引:Berlin Warschauer Straße 或者Berlin Ostbahnhof

建议先到Berlin
Ostbahnhof,沿着墙向东南方向走,结束后左转之行就到了Berlin Warschauer
Straße;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东边画廊是德国柏林磨坊街柏林墙上的艺术作品展示区,该段柏林墙位于柏林腓特烈斯海因-克罗伊茨贝格,沿施普雷河一侧修筑,全长1.3公里。该地成为了流行的自由象征和纪念地。该段柏林墙因靠近东柏林市区分界线,亦被称作“腹地墙”。
东边画廊收录了1990年在柏林墙东侧绘制的105幅绘画作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