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洞文化,云南鹤庆蝙蝠洞遗址

平邑讯日前,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在平邑县白庄村西边小西山丘陵发掘出24件石制品,锁定为旧石器时代早期的重要地点,距今约20万年,约相当于北京猿人生活的时代。同时,对小西山裂隙中的化石堆积进行了科学试掘,获得一批珍贵的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标本,距今30万年。

观音洞文化 发布时间:2008-09-10文章出处:中国百科网作者:点击率:

图片 1

经研究发现,该遗址长500米、宽400米,挖掘表现相叠6层古生物及表现人类活动的文化层,第二层是化石集结堆叠层,均在红色土裂隙堆积内,厚不足1米;其下为红棕色粘土层,厚约2米,富含钙质结核和脊椎动物化石,还有完整的鹿头化石和熊猫牙化石;第四层为灰黄色粉砂质粘土层,厚3至4米,富含胶结坚硬的钙质结核,脊椎动物化石多保存在这些结核中。发掘第二层古生物化石时,同时出土了一件石英岩人工打制的削刮器,其余23件石器均采自小西山最高点,但从石制品的染色分析,应是从第二层发现削刮器红土壤中冲刷出来的。这24件石制品中,有石核14件、石片3件、削刮器6件、尖状器1件,这是山东省境内旧石器时代早期旷野型地点唯一的一处有年代结论的文化遗存,也是蒙山山脉早期人类生活的重要实物证据。

中国西南地区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文化。发现于贵州省黔西县沙井的观音洞。多数学者认为观音洞文化的地质时代为中更新世。观音洞遗址发现于1964年。从该年至1973年,和贵州省博物馆先后进行
4次发掘,获得石制品3000多件和哺乳动物化石20多种。观音洞文化的发现,为研究中国南方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历史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洞穴堆积与时代
观音洞是一沿东西向裂隙形成的窄长洞穴。主洞长约90米、宽2~4米。有两个支洞,分别向南、北延伸。洞内含文化遗物的堆积大致可分早、晚两期。早期堆积为含角砾的砂质粘土,出土大量及动物化石,哺乳动物化石有嵌齿象科、似东方剑齿象、贵州剑齿象、最后斑鬣狗、巨貘等,虽然大部分属南方中更新世洞穴中常见的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的成员,但也有一些种类在细微结构上具有较为原始的特征,并还有残存的第三纪种类,其时代可能早至中更新世早期。晚期堆积为红土层,含石器和哺乳动物化石。动物化石亦属大熊猫
-剑齿象动物群,时代为中更新世晚期。早晚两期的石制品虽然存在差别,但有很多共同的特点,很难严格区分。
文化特征
观音洞石制品的原料以硅质灰岩为主,也有脉岩、硅质岩、燧石、玉髓、细砂岩等,主要拣取岩块用锤击法打片。少部分石片与用碰砧法打下的石片特征相似。大部分石核不加修理,少数石核、石片的台面上有修理痕迹。石制品中,石器多达60%以上,约有半数由石片加工而成,其次是用碎片和石块,用砾石加工的很少。石器的形状多不规则,大小也悬殊。以长、宽在3~5厘米的为最多。石器一般用石锤仔细加工、刃缘陡直而不平整,少数石器修整痕迹呈平行的窄长条状。加工角度和方向不甚稳定。加工方向有6种,向背面加工的约占半数,向劈裂面加工的占20%以上,其余为错向加工、交互加工、对向加工或横向加工。单刃石器少而复刃石器多。复刃石器中又以异向加工的为多。
石器中,刮削器占总数的80%以上,端刮器有100多件。其次为砍斫器、尖状器;尖状器中又有厚尖状器和错向尖状器。还有少量的石锥、凹缺刮器、雕刻器等。
自然环境
在观音洞发现的哺乳动物化石主要属森林动物,如各种象类、大部分偶蹄类以及猕猴、虎等,它们中大多数也适应于山地生活。另一些则适应于山地竹林环境,如似中华竹鼠和大熊猫。还有一些是喜水的或常在沼泽附近活动的动物,如水牛属和中国犀。由动物化石推测,当时在观音洞附近,草木、竹林比现在茂密,山间盆地和洼地有较多的沼泽或湖泊。
文化联系和意义
中国各地迄今尚未发现有与观音洞文化面貌基本相同的遗存。观音洞文化与其他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文化,如北京人文化,有明显的差别,但在个别因素上又有相似之处。的某些燧石石器、大冶石龙头旧石器地点的某些石器类型,以及较晚的的三棱大尖状器等,都与观音洞文化的同类石器相近。华南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一些遗存,如贵州桐梓岩灰洞、兴义猫猫洞的石器都可能与观音洞文化存在着一定的联系。特别是贵州威宁草海和四川的石器,在加工技术和类型上,表现出与观音洞文化有较密切的关系。观音洞文化与北京人文化分别是中国南方和北方旧石器时代早期有代表性的重要文化。两者之间的差别,说明早在旧石器时代早期,不同地区的文化已显示出复杂化和多样化的趋势。观音洞文化的技术传统在中国南方,特别是在西南地区旧石器时代文化的发展中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蝙蝠洞遗址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鹤庆县金墩乡邑头村委会境内羊龙潭水库西南约1.1公里处的废弃采石场内,遗址原为一处完整的洞穴遗址,但其洞顶、洞口和洞穴前部现已遭破坏。

小西山动物化石群和人工石制品的同时发现,表现出中更新世该地的生态环境应为荒漠草原类型,与今内蒙古南部相似。平邑一带表明在距今约23至29万年期间有一次显著的干草原化过程。小西山动物化石群是山东地区继沂源动物群、沂沭河流域沂源直立人动物群等中更新世地点之后的又一重要地点,填补了山东地区小化石发现的空白。

遗址及其周边区域航拍图

发掘区远景

2019年4月,在配合鹤庆金墩乡蝙蝠洞片区废旧矿区生态恢复项目建设的调查中发现了包含有大量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原生洞穴堆积,从而确定蝙蝠洞为一处重要的旧石器时代遗址。6月底至8月初,我所联合大理州文物管理所和鹤庆县文物管理所对蝙蝠洞遗址正式开展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

探方清理

发掘运用RTK考古测量仪进行布方,将残存的洞穴区域都全部纳入遗址布方的坐标体系之内,根据洞穴的自然分布情况和走向,共布设探方3个,实际发掘面积70平方米。总清理深度约10.3米,原生堆积清理深度约6.3米。发掘采用文化层划分基础上的水平层发掘法进行清理,并将各探方划分为1×1米的多个亚区作为遗物收集和沉积物筛选的最小单位。发掘过程中运用无人机航拍、三维建模、RTK测量、标本产状测量统计和照相摄影等手段多方面采集遗址原始信息,并将各类信息全部录入“考古工地数字化管理平台”进行科学管理和维护,实现了考古信息采集和管理的科学化和数字化。

釉系法测年样品采样

同时还积极加强遗址的多学科合作研究,与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合作进行遗址沉积物的光释光年代测定,与南京师范大学合作进行遗址的釉系法和ESR年代测定,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合作进行古环境、同位素和遗址形成过程的多项研究工作。

古环境样品采样

由于遗址所在区域前后经历了采石场爆破采石和项目施工单位爆破施工,遗址周边山体上的基岩多有松动,残存的洞穴部分也基本上被施工产生的大量落石所掩埋,遗址发掘工作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为此考古队制定了周密的安全防护方案,在完成先期人工排险和落石清运等工作的基础上,还在工作区域内布置了防护钢架、防护网、防护挡板和护栏等安全防护设施,以保障人员和遗址的安全。

发掘前安全排险

发掘工作结束后,考古队联合州县文物部门对遗址发掘区域和探方剖面进行了加固保护,并通过与建设单位和施工部门的多次协调,更改了工程项目原本的规划设计方案,对遗址的核心区域实现了有效保护,为遗址今后的展示和利用提供了有利条件。

文化层地层剖面

遗址的地层堆积主要包括洞穴上部的文化堆积和洞穴下部的裂隙堆积两部分。

裂隙堆积地层剖面

文化堆积包括第3层至第13层,厚度约2.3米。其中第3层至第6层主要由胶结或未胶结的红色砂质黏土沉积构成,为遗址的上部文化层,厚约87厘米;第7层至第13层为遗址下部文化层,主要由胶结紧密的青灰色钙质胶结层与红褐色黏土薄层交替沉积构成,厚约143厘米。遗址上下两个文化层均出土了丰富的打制石器和动物化石等遗物。

2号探方第11层第2水平层遗物分布情况

洞穴内部在第12层之下开始局部出露底部基岩,但洞穴西侧堆积则呈裂隙状垂直往下分布至6米以上深度,从而使该洞穴形成“无底洞”。在洞穴下部的裂隙堆积中,第22-25层以棕红色粘土沉积为主,出土有大量大型哺乳动物化石,但没有发现打制石器和其他文化遗物;第26-30层由棕红色、红褐色黏土与钙板的交替沉积构成,出土有小哺乳动物化石数百件,但没有发现大型动物化石和打制石器;第30层以下的地层经过解剖式清理,没有发现动物化石和文化遗物。

文化层遗物出土情况

根据遗址上下两个文化层的沉积构成情况,以及出土打制石器的类型组合和技术特点,目前我们初步认为遗址上部文化层的年龄可能在距今10万年之内,遗址下部文化层的年龄可能大于距今10万年。洞穴下部裂隙堆积内古生物化石层的时代应该比下部文化层要更为古老。但关于遗址各个地层具体年龄数据的分布情况还需要各类测年样品测年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够准确了解。

文化层出土的部分石核和石片

蝙蝠洞遗址本次发掘未发现明确的遗迹现象,但出土了丰富的文化遗物和动物化石。遗址文化层中共出土编号标本1184件,其中包括石制品642件、动物化石539件、烧骨和烧石数件,以及疑似有人工痕迹的带尖骨制品2件。

文化层出土的部分石器

文化层中出土的石制品标本全部为锤击制品,以中小型火成岩砾石为主要原料,其中包括有石核144件、完整和不完整石片191件、工具74件。

文化层出土的犀牛牙、熊牙和蚌壳等

文化层出土动物化石的种属以偶蹄类动物为主,包括有牛、犀牛和鹿等,另有少量奇蹄类动物的羊和食肉类动物的熊和鬣狗等。遗址文化层出土的动物化石均较为残碎,以动物颌骨和牙齿化石所占比例较高,包括有颌骨、鹿牙和牛牙化石各100余件,犀牛牙化石9件和食肉类牙齿化石8件。

文化层出土的鹿牙、牛牙和颌骨化石

除了编号遗物之外,文化层中还筛选出未编号打制石器数百件,动物牙齿、碎骨等化石数万件。另外还成块收集了包含有大量化石和石制品的钙板200余编织袋。

裂隙堆积内发现的动物化石

洞穴下部裂隙堆积的第22-25层出土有动物化石标本数百件,以大型偶蹄类动物牛和鹿为主,其保存状况比文化层的标本相对要好。

裂隙堆积出土的部分动物化石

遗址出土石制品在整体面貌上主要以石核-石片体系为主,与华南地区广泛分布的砾石石器文化有较大差别,与北方地区的小石器文化传统也有很大差异,在类型组合和石器加工技术上也表现出了较多的区域性和独特性。值得重视的是,与下部文化层相比较,遗址上部文化层中出土的石核和工具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小型化、专门化的趋势,以及复杂剥片和精细加工的迹象,反映出在早晚两个阶段古人类在石器技术上的变化和发展。

蝙蝠洞遗址为大理境内正式发掘的第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遗址文化堆积沉积结构稳定,各地层界线清晰,时代跨度较大,可能包含了从更新世中期到晚期的多个地层和沉积单元,可以作为金沙江中游地区中晚更新世阶段的一处典型地层剖面,为滇西地区乃至西南地区更新世阶段地层和史前文化序列的建立树立了重要标杆和参照;遗址地层堆积序列所代表的气候环境的冷暖交替变化,对更新世阶段金沙江中游地区古气候环境的复原和重建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探索和研究更新世阶段古人类对气候环境的适应策略提供了重要素材和线索;遗址上下文化层出土石制品在技术面貌上所表现出来的阶段性变化反映出更新世期间区域内古人类技术和文化发展的独特轨迹,对于探索和分析区域内现代人的出现方式以及古老型人类和现代人之间的依存关系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遗址虽遭受到较大破坏,但文化遗存依旧非常丰富,为研究金沙江中游地区古人类的生存方式、行为特点和技术文化等提供了丰富的材料。遗址出土打制石器在技术上所表现出来的独特面貌,为西南地区史前文化多元共存现象的研究提供了全新的研究素材和样本。其发掘和研究对于大理乃至滇西地区史前历史的研究以及远古人类技术和行为的探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现场传真 云南鹤庆蝙蝠洞遗址 发布时间:2019-11-14

蝙蝠洞遗址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鹤庆县金墩乡邑头村委会境内羊龙潭水库西南约1.1公里处的废弃采石场内,遗址原为一处完整的洞穴遗址,但其洞顶、洞口和洞穴前部现已遭破坏。

遗址及其周边区域航拍图

发掘区远景

2019年4月,在配合鹤庆金墩乡蝙蝠洞片区废旧矿区生态恢复项目建设的调查中发现了包含有大量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原生洞穴堆积,从而确定蝙蝠洞为一处重要的旧石器时代遗址。6月底至8月初,我所联合大理州文物管理所和鹤庆县文物管理所对蝙蝠洞遗址正式开展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

探方清理

发掘运用RTK考古测量仪进行布方,将残存的洞穴区域都全部纳入遗址布方的坐标体系之内,根据洞穴的自然分布情况和走向,共布设探方3个,实际发掘面积70平方米。总清理深度约10.3米,原生堆积清理深度约6.3米。发掘采用文化层划分基础上的水平层发掘法进行清理,并将各探方划分为1×1米的多个亚区作为遗物收集和沉积物筛选的最小单位。发掘过程中运用无人机航拍、三维建模、RTK测量、标本产状测量统计和照相摄影等手段多方面采集遗址原始信息,并将各类信息全部录入“考古工地数字化管理平台”进行科学管理和维护,实现了考古信息采集和管理的科学化和数字化。

釉系法测年样品采样

同时还积极加强遗址的多学科合作研究,与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合作进行遗址沉积物的光释光年代测定,与南京师范大学合作进行遗址的釉系法和ESR年代测定,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合作进行古环境、同位素和遗址形成过程的多项研究工作。

古环境样品采样

由于遗址所在区域前后经历了采石场爆破采石和项目施工单位爆破施工,遗址周边山体上的基岩多有松动,残存的洞穴部分也基本上被施工产生的大量落石所掩埋,遗址发掘工作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为此考古队制定了周密的安全防护方案,在完成先期人工排险和落石清运等工作的基础上,还在工作区域内布置了防护钢架、防护网、防护挡板和护栏等安全防护设施,以保障人员和遗址的安全。

发掘前安全排险

发掘工作结束后,考古队联合州县文物部门对遗址发掘区域和探方剖面进行了加固保护,并通过与建设单位和施工部门的多次协调,更改了工程项目原本的规划设计方案,对遗址的核心区域实现了有效保护,为遗址今后的展示和利用提供了有利条件。

文化层地层剖面

遗址的地层堆积主要包括洞穴上部的文化堆积和洞穴下部的裂隙堆积两部分。

裂隙堆积地层剖面

文化堆积包括第3层至第13层,厚度约2.3米。其中第3层至第6层主要由胶结或未胶结的红色砂质黏土沉积构成,为遗址的上部文化层,厚约87厘米;第7层至第13层为遗址下部文化层,主要由胶结紧密的青灰色钙质胶结层与红褐色黏土薄层交替沉积构成,厚约143厘米。遗址上下两个文化层均出土了丰富的打制石器和动物化石等遗物。

2号探方第11层第2水平层遗物分布情况

洞穴内部在第12层之下开始局部出露底部基岩,但洞穴西侧堆积则呈裂隙状垂直往下分布至6米以上深度,从而使该洞穴形成“无底洞”。在洞穴下部的裂隙堆积中,第22-25层以棕红色粘土沉积为主,出土有大量大型哺乳动物化石,但没有发现打制石器和其他文化遗物;第26-30层由棕红色、红褐色黏土与钙板的交替沉积构成,出土有小哺乳动物化石数百件,但没有发现大型动物化石和打制石器;第30层以下的地层经过解剖式清理,没有发现动物化石和文化遗物。

文化层遗物出土情况

根据遗址上下两个文化层的沉积构成情况,以及出土打制石器的类型组合和技术特点,目前我们初步认为遗址上部文化层的年龄可能在距今10万年之内,遗址下部文化层的年龄可能大于距今10万年。洞穴下部裂隙堆积内古生物化石层的时代应该比下部文化层要更为古老。但关于遗址各个地层具体年龄数据的分布情况还需要各类测年样品测年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够准确了解。

文化层出土的部分石核和石片

蝙蝠洞遗址本次发掘未发现明确的遗迹现象,但出土了丰富的文化遗物和动物化石。遗址文化层中共出土编号标本1184件,其中包括石制品642件、动物化石539件、烧骨和烧石数件,以及疑似有人工痕迹的带尖骨制品2件。

文化层出土的部分石器

文化层中出土的石制品标本全部为锤击制品,以中小型火成岩砾石为主要原料,其中包括有石核144件、完整和不完整石片191件、工具74件。

文化层出土的犀牛牙、熊牙和蚌壳等

文化层出土动物化石的种属以偶蹄类动物为主,包括有牛、犀牛和鹿等,另有少量奇蹄类动物的羊和食肉类动物的熊和鬣狗等。遗址文化层出土的动物化石均较为残碎,以动物颌骨和牙齿化石所占比例较高,包括有颌骨、鹿牙和牛牙化石各100余件,犀牛牙化石9件和食肉类牙齿化石8件。

文化层出土的鹿牙、牛牙和颌骨化石

除了编号遗物之外,文化层中还筛选出未编号打制石器数百件,动物牙齿、碎骨等化石数万件。另外还成块收集了包含有大量化石和石制品的钙板200余编织袋。

裂隙堆积内发现的动物化石

洞穴下部裂隙堆积的第22-25层出土有动物化石标本数百件,以大型偶蹄类动物牛和鹿为主,其保存状况比文化层的标本相对要好。

裂隙堆积出土的部分动物化石

遗址出土石制品在整体面貌上主要以石核-石片体系为主,与华南地区广泛分布的砾石石器文化有较大差别,与北方地区的小石器文化传统也有很大差异,在类型组合和石器加工技术上也表现出了较多的区域性和独特性。值得重视的是,与下部文化层相比较,遗址上部文化层中出土的石核和工具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小型化、专门化的趋势,以及复杂剥片和精细加工的迹象,反映出在早晚两个阶段古人类在石器技术上的变化和发展。

蝙蝠洞遗址为大理境内正式发掘的第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遗址文化堆积沉积结构稳定,各地层界线清晰,时代跨度较大,可能包含了从更新世中期到晚期的多个地层和沉积单元,可以作为金沙江中游地区中晚更新世阶段的一处典型地层剖面,为滇西地区乃至西南地区更新世阶段地层和史前文化序列的建立树立了重要标杆和参照;遗址地层堆积序列所代表的气候环境的冷暖交替变化,对更新世阶段金沙江中游地区古气候环境的复原和重建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探索和研究更新世阶段古人类对气候环境的适应策略提供了重要素材和线索;遗址上下文化层出土石制品在技术面貌上所表现出来的阶段性变化反映出更新世期间区域内古人类技术和文化发展的独特轨迹,对于探索和分析区域内现代人的出现方式以及古老型人类和现代人之间的依存关系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遗址虽遭受到较大破坏,但文化遗存依旧非常丰富,为研究金沙江中游地区古人类的生存方式、行为特点和技术文化等提供了丰富的材料。遗址出土打制石器在技术上所表现出来的独特面貌,为西南地区史前文化多元共存现象的研究提供了全新的研究素材和样本。其发掘和研究对于大理乃至滇西地区史前历史的研究以及远古人类技术和行为的探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作者: 文章出处:云南考古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