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每人平均藏书为啥如此低,全体公民爱读书的Israel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米广弘】
在耶路撒冷,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车站广场,都能看到专心致志读书的人,洋溢着浓郁的书卷气。在世界上,以色列人是酷爱读书的典范。以色列人爱读书,也爱买书,在他们看来,文学、诗歌如同水和粮食一样重要,读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每年的4月23日定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旨在鼓励社会成员人人读书并将图书当作生活的必需品。以色列是公认人均读书量最多的国家之一,23日正在以色列访问的光明日报代表团走访了以色列着名的施泰马茨基连锁书店,旨在眼见为实,亲自感受以色列人对于阅读的喜爱以及他们对于阅读的理解。
“作为传统书店,我们还是受到了电子图书的冲击,近几年销量略有下滑,但不是特别明显。”书店老店员盖伊略显自豪地对我们说:“我们书店主要读者大多是在30岁以上,每人平均一个月至少读一本书,还会为孩子们挑选适合阅读的书籍,从小开始培养他们的阅读习惯。每年6月份,以色列都会举办一个图书周。在特拉维夫市中心的拉宾广场上会有一个很大的图书展销会,这期间会有很多人来买书。”
据了解,平均每个以色列人每年都要买10到15本新书。的确,以色列人素来就有注重阅读和教育的传统,认为教育是智慧的钥匙,装在脑袋里的东西才是谁都拿不走的,所以无论遭受何种苦难,都会把阅读和获取知识放在首位。
与外界认知不同的是,以色列人并不会特别在意这个世界读书日,因为他们对于“读书”有自己的独特理解。以色列人普遍认为阅读应该是每天的习惯,而不只是一年一次的事情。以色列人热爱阅读,即使是在现今碎片化阅读的时代,也不会改变他们对于书籍的热爱。或许这就是以色列这个只有800多万人口的小国何以在60多年时间里成为一个创新大国的“密钥”。
盖伊告诉记者,他自己一年大概会读将近50本书。“你这样的阅读量,在以色列人当中处于一个什么水准?”
“大概高于平均水平吧,因为我在书店工作,所以读了很多书。我每天晚上都会读书。一般一天读100页左右,大概用时一两个小时。”
“你都喜欢看什么种类的书呢?”
“历史类、传记类、也有一些文学类的。我在儿童时期就读了很多书,这丰富了我的知识,加深了对世界的认知。我喜欢读书,享受阅读的过程,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到书店工作的原因。通过大量阅读,我还可以给顾客介绍我的读后感,进行读书心得交流,可以更好地向顾客推销书。”
“你看过有关中国或中国历史的书吗?”
“以色列有关中国的书籍不多,所以我读的不多,印象深的是两年前读过一位研究东亚文化的希伯来大学教授写的有关中国近年来巨大发展成就的书籍,那本书非常有趣。不过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向我询问讲述中国的书籍,希望对中国有更深入的了解,因为他们看到了中国发展的迅猛势头,正在成为一个世界大国,未来的很多机会在中国。”
像盖伊这样喜爱读书的人在以色列非常普遍。行进在特拉维夫的街上,不时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书店,专心读书的人们。读书看报是犹太人的习惯,凡是到过以色列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那里的人对于读书求知的热情,体验到这个民族读书学习的浓厚氛围。
在世界众多民族中,以色列人可谓是酷爱读书的典范。爱读书,爱思考,才能走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前列。根据1995年的统计,犹太人虽然只占全球人口的0.23%,但是在20世纪645位诺贝尔奖获奖者中却有121位,比例高达18.5%,获奖人数高居世界各民族之首。现今,以色列不断诞生许多引领世界的思想性着作,如《未来简史》《创业的国度》等。这些着作承载着他们对世界发展和人类未来的最新探索,超出了国界和种族的限制,对人类文明的思考具有前瞻性,影响力较大。
以色列已故总统佩雷斯生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过,当今社会是科技的时代,它需要的不是战斗而是学习,要敢于去想象,去做梦,去挑战,才能获得一个更好的未来。也许,这就是对以色列人爱读书、具有创新精神的最好诠释。

问:中国人均藏书为什么这么低?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以色列人对“世界读书日”非常看重,视为最隆重的文化节日。这一天以色列的许多城市都要举办各种书展活动,结结实实地过一把书瘾!在以色列世界读书日和情人节一样,是表达爱情的好机会。这一天情侣们会互赠书籍以表爱意,鼓励自己的恋人多读书。青年男女因为知识而走在一起,互相交流、探讨,思辨、知识涵养和能力水准是首要的,在他们看来,精神层面远胜于物质条件。

图片 1

  耶路撒冷是书籍与文学之都。一对热恋的青年告诉记者,爱看书的人会一直对这个世界保持好奇心,并且会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选择这样的伴侣才让人踏实。大多单身人士认为,经常看书的人态度会很平和,读书越多越会感受到知识的浩瀚,不会为自己的一知半解而沾沾自喜,也不会不经思考就陷入一些无意义的争执中。

中国人均藏书这么低的原因看这里


中国藏书主要人口是大专以上教育程度的人。2017年大约有3500万,每年大约以500万人增加,目前估计为4500万人,占人口总数约3.2%。

绝大多数家庭,除了学习用书,藏书不会很多,许多学生家庭除了学习用书,几乎难得有真正价值的书籍。(包括小说)。因而,平均藏书这么低,与我们的国民高等教育水平是相当的。如果以教育水平论,我国的国民素质是较低的,与欧美300年近代教育相比,我们只有100年,这是中国的现实。许多国人以为我们很快就赶上美国了,只是幻象,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进入发达国家的队列还有一段路要走。

了解这些情况,人均藏书量低就不难理解了。95%的家庭几乎没有真正的藏书,该如何平均呢?藏书量的中位数估计不到50本,也难怪假书的生意那么好。有一次在咖啡厅看到摆了几本书,拿起来只是书壳,哭笑不得,摆在那干嘛?骗鬼吗?

首先我们普通人的收入较低图书价格比较高,除去日常生活用品开支用来买书的钱几乎为零。图书是批次生产的特殊商品,同一个版次同一个印次,批量越大成本越低,反之成本越高。这样一来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印量越小售价越高,售价越高人们越买不起书,越买不起书时间长了干脆不买了。

其次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成本的不断提高人们读书的习惯在慢慢改变,读书的群体也越来越小,读书的质量越来越低。过度地依赖网络,快餐式的文化消费,只讲短平快不求信雅达。

读人者多,读书者少。

藏金者众,藏书者寡。

现在大都转向电子藏书,一是没钱,二是网络数据库方便,现在经常使用的就是国学大师网,囊括了大部分四库全书的内容,它还提供全文搜索,在线的全文搜索不全,离线的好用一些,价格只有1999,连2000都没到,是个4t的硬盘,某宝价八百,所以实际只有1200,它还提供完善的检索及字典等附加服务。这些古籍都是无数网友十几年来无私奉献的结晶,我也提倡古籍数字化,这让校对更方便。最近在句读《明实录》,基于网友发布的TXT版,然后自己写个程序,序列干支纪月、格式化排版、繁体转简、转换高频难字,如果不用校注,一天可以轻松句读五六篇,加上校注,也能句读三篇。

人们都在打电话(大声谈话),不打电话就低头发短信、刷微博或打游戏。或喧嚣地忙碌,或孤独地忙碌,唯独缺少一种满足的安宁。在欧洲,火车的速度也许已经没有中国快,火车站的现代化程度也许不再领先,但大部分人还是在阅读中度过等待的时间,即使打电话也是轻声细语的,生怕吵到了身边正宁静地阅读着的乘客。  

当然,我知道中国人并不是不阅读,很多年轻人几乎是每10分钟就刷一次微博或微信,从中获取有用的信息。但微博和微信太过于流行也让我担心,它们会不会塑造出只能阅读片段信息、只会使用网络语言的下一代?  真正的阅读是指,你忘记周围的世界,与作者一起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快乐、悲伤、愤怒、平和。它是一段段无可替代的完整的生命体验,不是那些碎片式的讯息和夸张的视频可以取代的。  当然,网络侵蚀阅读是一个全球化的现象,并不只是中国才有。但有阅读习惯的人口在中国庞大的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还是很低的。  我其实更想说的是,当下的中国,缺少那种让人独处而不寂寞、与另一个自己——自己的灵魂——对话的空间。生活总是让人疲倦,我们都需要有短暂的’关机’时间,让自己只与自己相处,阅读、写作、发呆、狂想,把灵魂解放出来,再整理好,重新放回心里。  
据媒体报道,中国人年均读书0.7本,与韩国的人均7本,日本的40本,俄罗斯的55本相比,中国人的阅读量少得可怜。  也许媒体报道的统计数据并不准确,但我们从日常生活的一些现象中,凭直觉也可以感受到中国人是越来越不喜欢看书。  此前就有人写过文章介绍,在那些发达国家的地铁里,火车上以及一些其它交通工具上,很多人都在静静地看书。而在中国这些场合,人们要么是在高谈阔论,要么是在打瞌睡,鲜有看书的人。  在中国各地中小城镇最繁荣的娱乐业就算麻将馆和网吧了,一个万多人的小镇,有几十个麻将馆五六家网吧是常事。在历史文化名城、炎帝神农故里——湖北省随州市麻将馆随处可见,几乎所有宾馆、酒店的每个房间都配备了全自动麻将机,90%以上的城乡居民家里都有麻将桌,不论是官员还是普通老百姓都沉迷于打麻将之中,由于受父母的熏陶连几岁的孩子都会打麻将。短短几年间随州取代了成都,成为闻名全国的’麻将之都’。其经营面积达4000多平米的两幢新华书店,有80%的面积都出租经营饮食和家电百贸,几百平米的书店内是门庭冷落。  麻将馆里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几乎都是满的,不愁客源,生意火爆。来参与打麻将的有农民、生意人、退休老干部,教师、医生、国家公务员等,甚至很多教师趁中午休息也要玩两把,自诩’经济半小时’。可以说,不论文化高低,不分男女,中老年人参与到麻将当中,青年人上网,少年儿童看电视。中国人的娱乐生活几乎就浓缩为麻将、上网和看电视。  不管是在网吧,还是在大学的电脑室,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都在玩游戏,少部分在聊天。在网上和图书馆查阅资料或读书的学生少之又少。  以前,有一句来讽刺公务员整天无所事事的话:一杯茶,一包烟,一张报纸看半天。说明那时候还有很多公务员在看报纸,但自从网络化办公后,网络带来的海量阅读信息反而没有人读了,报纸更是无人问津。我到过不同部门的办公室,很多人或公开或偷偷摸摸在网上斗地主、玩游戏。打牌战况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再看看各部门领导,一天忙于应付各种检查、应酬、饭局,更是感叹抽不出时间来读书,读书已经变成了学者的专利。这不只是我善意地猜想,也许很多学者也不看书了。从愈演愈烈的论文抄袭、剽窃来看,他们之所以冒这样的风险干这样见不得人的勾当,说明这些学者写不出东西来了。写不出东西的学者,肯定是没有及时给自己充电,老本吃完了,才会江郎才尽。一个经常读书学习的专家学者,哪有写不出东西的道理。  去年,我在北京与出版界的朋友一起聊天,一位出版社的总编辑这样感慨道:现在中国写书的人比读书的人还多!这话也许是笑谈,但现在买书的、读书的人越来越少。这确实让人担忧。  高尔基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没错,不光国家与社会都离不开书,人类也离不开书。日益加剧的国际竞争,实际上就是人材的竞争,终身学习是提高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竞争力的不二法门,而阅读又是终身学习的一种重要形式。中国人这样低的阅读量,这样低的文化素养,能让中国可持续发展吗?能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吗?我看有点悬。  中国人不爱读书有四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国民文化素质偏低,直到近几年才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而上述国家,老早就普及高中教育了;二是从小没有养成阅读的良好习惯,家庭和社会也缺少读书的氛围;三是国家一直在实行’应试教育’,让孩子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读课外书,同时,应试教育剥夺了孩子们的阅读兴趣和权力,这也最重要的因素;四是好书越来越少,内容不吸引读者。中国每年200多万种新书,去除评职称用的,市场投机的,粗制滥造的,以色情、爱情为主,思想品位高一点的,值得一读的也就是少量的引进版图书。

读书这种习惯要靠从小培养。良好读书习惯的养成主要靠学校和家庭。可是多年的应试教育,让很多家长和教师认为学习就是做作业。所以我们经常听到老师叮嘱学生的一句话:回去把作业做好。而家长督促学生的一句话就是:作业做好了吗?从没有人问:今天看了什么书?在学校看课外书被老师没收,在家里面躲着家长看课外书绝不是传说。读书并没有引起政府的重视,你只要在学校走一转,你还有可能听到校长或教师无所谓地说:我最不喜欢看书。很多学校的图书馆都是摆设,很少有学生去借阅。而家长只知道给孩子买玩具,买食品,却不知道给孩子买书。我估计,在中国的一些普通家庭中,拥有50册藏书的肯定不多。  中国人都为了钱和权及利而拼搏。孩子读书为了考取名牌大学,将来有个好工作,并非按自己的兴趣去读;成年人读书为了晋级或考取公务员;政府重视的是高文凭人才而不是知识,那么读书何来快乐?关键的关键是如何让国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日本管理大师大前研一的著作《低智商社会》意外地触动了中国人的敏感神经。他在书中说:在中国旅行时发现,城市遍街都是按摩店,而书店却寥寥无几,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中国是典型的’低智商国家’,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国家的人最爱读书,一个是以色列,另一个是匈牙利。以色列人均每年读书64本,而以色列的犹太人更甚,占全国人口80%以上的犹太人人均每年读书达68本之多。犹太人有个习俗,当孩子出生时,母亲就会翻开《圣经》,滴上一点蜂蜜,让小孩去舔《圣经》上的蜂蜜,通过这一舔,让孩子对书产生美好的第一印象:书是甜的。当孩子稍稍董事时,几乎每一个母亲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你家里突然起火,你首先会抢救什么?’当孩子回答是钱或钻石时,母亲会严肃地告诉他:’这些都不重要,你首先应该抢救的是书!书里藏着的是智慧,这要比钱或钻石贵重得多,而智慧是任何人都抢不走的。’因而犹太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文盲的民族,就连犹太人的乞丐也是离不开书的,即使在乞讨,他们的身边总会带着每天必读的书,更别说衣食无忧的人了。在犹太人眼里,爱好读书看报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人所具有的一种美德。在以色列书刊价格非常昂贵,每本书的售价在20美元以上,每份报纸也在6美元以上,但普通以色列人对购买图书和订阅报刊都十分慷慨。这个仅有500万人口的国家,持有借书证的就有100多万人,是全世界人均拥有图书最多的国家。  

这里说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安息日’是以色列犹太人一个非常重要的宗教活动日,在’安息日’所有的犹太人都要停止所有商业和娱乐活动,商店、饭店、娱乐等场所都得关门停业,公共汽车要停运,就连航空公司的班机都要停飞,人们只能待在家中’安息’祈祷。但有一件事是特许的,那就是全国所有的书店都可以开门营业。而这一天光顾书店的人也最多,大家都在这里静悄悄地读书。  而另一个国家匈牙利,它的国土面积和人口都不足中国的百分之一,但却拥有近两万家图书馆,平均每500人就有一座图书馆,而我国平均45.9万人才拥有一所图书馆。匈牙利平均每人每年购书20本,比同地区的西欧人要多得多,而我国上世纪90年代统计,平均每人每年购书只有5本,现在还在下降。匈牙利也是世界上读书风气最浓的国家,常年读书的人数达500万以上,占人口的1/4还多。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一个崇尚读书学习的国家,当然会得到丰厚的回报。以色列人口稀少,但人才济济。建国时间虽短,但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有8个,而诺贝尔获奖者中犹太血统的人占18.5%。以色列环境恶劣,国土大部分是沙漠,像巴勒斯坦等阿拉伯国家的粮食不够吃,还要以石油换食品,而以色列却把自己的国土变成了绿洲,而且生产的粮食不但自己吃不完,还源源不断地出口到其他国家。他们凭着聪明和智慧,创造出惊人的物质和精神财富。 

而匈牙利,诺贝尔奖得主就有14位,涉及物理、化学、医学、经济、文学、和平等众多领域,若按人口比例计算,匈牙利是当之无愧的’诺奖大国’。他们的发明也非常多,可谓数不胜数,既有火柴、圆珠笔这样的小物件,也有电话交换器、变压器、汽化器、电视显像管这样的尖端产品。据说,上世纪80年代是匈牙利人发明的黄金时代,平均每年的发明专利都在400件以上,堪称是名副其实的’发明大国’。一个区区小国,因爱读书而获得智慧和力量,靠着智慧和力量,将自己变成了让人不得不服的’大国’。  

记得有一位学者说过: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应该是一个人的阅读史,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社会到底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就看阅读能植根多深,一个国家谁在看书,看哪些书,就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所谓’读书改变人生,知识改变命运’。读书不仅仅影响到个人,还影响到整个民族,整个社会。有人感叹道:’当今社会识字的人多了,读书的人却少了。’很多人把宝贵的时间耗在推杯换盏、打牌搓麻将、欢歌劲舞等娱乐应酬中,却不愿花时间认认真真地读几本好书。要知道:一个不爱读书的民族,是可怕的民族;一个不爱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我坚信:阅读始终是知识的源泉。因此,我建议:少一些应酬,多读几本好书吧!

如今中国人大多数功利心太强,几乎没有什么藏书。可悲!

在读书之人本来就少的情况下,网络平台越发达,越先进,越普及,买书、看书、藏书的人会越来越少。

我认为一是财政投入不足;二是文化基础设施落后;三是公共文化机构运转存在较大困难;四是文化产品、文化服务供给不足问题也很突出。全国县级图书馆人均藏书量仅为0.12册,更远远低于国际图联人均1.5至2册的标准。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精神的需求也越来越重要,人们对阅读的需求随着国家层面的宣传也在不断提升,我相信,未来我国的人均藏书量会逐步向国际水平看齐。

人们的喜好偏于精神、心灵方面,会追求书籍较多。喜好偏于物质方面,就借鉴的书籍相对较少。中国人唯物主义人群比例较大,以至中国人均藏书较少。目前科学已达到量子科学时代,波粒二象性,已证实世界是由量子组成,是能量,至此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完美合一。量子纠缠,量子由意识波动而显现为粒子,无意识时就形成无形无相却无处不在状态,宇宙全息。人们对世界及自身内在的认知兴趣,会极大增强,所以未来中国人均藏书量会极大增加。对科技发展、老祖宗留下的圣贤文化,佛陀如来藏智慧等,会兴趣倍增。[玫瑰][玫瑰][玫瑰]

你说的是“人均”,再大的数字除以13亿(也许14亿了)都会变的很小。

比如我国耕地面积第4位,而人均是第67位;年产矿石第3位,人均是第80位;森林面积是第6位,人均是121位;水资源总量第6位,人均是88位。

其次,中国月收入5000以下的有80%左右(网上看的数据,别喷我,我个人是相信的),穷的人哪有心思读书,都在工作,工作之余还要烦生活中的琐事,没有心思买书📖来读的。(你想象一下,你工资5000,没车没房,下班后拿起一本书《生活是美好的》。。。我还是玩手机吧)

最后,电子书取代了一部分书籍。可能是因为方便,毕竟实体书要去实体店或者网购,需要时间;也可能因为电子书比较便宜,毕竟世上还是穷人多。

这个和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关。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类的需求可以分为五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我国大部分的人都还在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这两个层次上,对于文化,知识,自然产生不了兴趣,只有我们国家强大了,经济发展好了,人们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想实现自我价值的时候,藏书量就上来了。我国还有7亿农民,知识份子还是少数,所以藏书低是很正常的。

  以色列人爱书到了什么程度呢?似乎已经达到非饱读诗书的人不嫁不娶。刚刚有男友的丽萨说,我和他因为读书而结缘,我认为爱读书的人才值得终身托付。爱阅读会让人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让自己的认知体系完善,对事物的见解和看法虽不一定独到,但至少是自己的想法,不是人云亦云的结果。

  “读书是一件甜美和快乐的事。”这是大多数以色列人的共识。当地文化旅游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书籍有助于形成信念,虽然这些东西通过交友、旅行、看电影也可达到,但终不及书籍的影响深刻。

  多看书汲取知识,知识是永无止境的。在以色列人眼里,金钱只能暂时装在口袋里,而智慧是可以永远装在大脑中的,读书可以培养人的阅读习惯、人文精神,引导他们尊重知识,得到丰厚的回报且改变命运,青年更是如此。

  一名当地人经营书店多年,他告诉记者,“只有会阅读才会思考,冷冰冰的屏幕并不具备阅读的温度,更不会让人有思考的空间,碎片信息浏览后便是索然无味,最终弃之如敝履。”这里每家书店都生意兴隆,挤满了爱书人,特别是处在人生黄金期的男女,更是主力军。

  以色列人看书的时候,总把桌子擦得干干净净,脏桌子不放书,脏手也不翻书。他们爱收藏书,榆社县,成为家居的一部分,箱子里放樟脑丸防止虫蛀。有藏书的人时常把一些好书主动赠给渴求知识的人,把书送出去时都仔细地包扎好,他们最大的财产就是宝贵的藏书。“如果一个民族失去阅读,那么这个民族将会失去活力。”这个观点在以色列更能体味。

  如今印刷业发达,各种各样的书籍,应有尽有,还有不错的折扣,赶上书店搞活动,半价就能买到心仪的书,在一些旧书市场里,更是花不多的钱就能淘到不少的好书。

网站地图xml地图